历史

你暂时还没有浏览记录

「 先去追一部 」
书架

同步收藏,实时追更

你暂时还没有收藏记录

「 先去追一部 」
APP下载

江汉阅读APP

随时畅读小说漫画

楚天孤心前传

楚天孤心前传雪鸿 著

已完结 东方玄幻

356 万| 5次阅读| 0次收藏| 更新至:第513章  极地封印8(10天前)

呜呼哀哉!天下岂有圆满之宇宙,简而言之一句话:人之情,出言则欲听,举事则欲成。岁月勿勿、白驹过隙,静心一思,僻如以十年前处事之心与现今之识相比,谓之为何!输乎?赢乎!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传奇,都梦想成为一位英雄,然而如何去做一名英雄不知各位想过没有,殊不知凡事都是有过程的,没看到其中之跋涉之艰辛,只看到别人辉煌的成就之处,只能徒有羡鱼之情罢了!

9.8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513章
简介
呜呼哀哉!天下岂有圆满之宇宙,简而言之一句话:人之情,出言则欲听,举事则欲成。岁月勿勿、白驹过隙,静心一思,僻如以十年前处事之心与现今之识相比,谓之为何!输乎?赢乎!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传奇,都梦想成为一位英雄,然而如何去做一名英雄不知各位想过没有,殊不知凡事都是有过程的,没看到其中之跋涉之艰辛,只看到别人辉煌的成就之处,只能徒有羡鱼之情罢了!
第1章  二龙遗孤

二龙山,位于H省西部怀化市境内,是雪峰山脉与武陵山脉交界处,这里是典型的丘陵地带,没有什么奇峰险壑,亦没有人来寻幽探奇,此地山都不高,海拔都在800米左右,唯独二龙山却与众不同,陡然拨起,一支独秀,海拔在1900米左右,犹如鹤立鸡群,傲然挺立,似一位威武的将军在检阅自己的部队。二龙山并非是山形似龙,故而它并不是以山形而得名的,其中是否有什么典故亦不得而知了,只是祖祖辈辈都沿袭着这个名字叫下来而已。

二龙山的山腰地有一处村子,住着三十来户人家,大概有两百人左右,并不能算是什么大的村子,而且,也不是什么同一姓氏的人,山里人住的房屋也没什么规律,东一处,西一处的,当然这里的地价也不是很值钱的,山里人都很朴实的,房子竖在哪里都无所谓,也没有谁为巴掌大的一块地而争闹,所以房子也都是杂七杂八地住着。至于村子里的人什么时候从哪里来到这里的也没人知道,这并不是同一姓氏的人,当然也没有什么族谱之类的历史记载了,故而也就无从考证了。

村头的住着一户人家,只有祖孙二人,奶奶姓向,村子里的人都称为向婆婆,由于时间已久,她的名字叫什么大多数村民也不知道,不过大家都已经叫习惯了,知道与否也就无所谓了,其实这就是农村人的朴实之处,无论什么事都不太计较,大家都是一团和气。孙子复姓艾启,名鹰雪,同伴们都他叫鹰雪抑或阿鹰,父母双亡。由于雪峰山脉下有大量的煤层,艾启鹰雪的父母为了多挣点钱,到私人老板开办的小煤窑去挖矿,结果在鹰雪十岁那年,连同他的父母和一起挖矿的二十几个人随着窑洞的塌方,一起被困在里面了,连尸体都没找着。向婆婆早年丧夫,老年丧子且又只有这一个独子,所受打击之深可想而知,几乎将她击溃,幸好还有一个孙子可使她老怀告慰,有一点心灵上寄托。而且村里的人都挺照顾他们祖孙俩的,有什么事大家都相互照顾,平时也都帮忙耕种,所以这几年的日子也就这样过来了。

鹰雪在大家的照顾之下,倒也没有感觉到什么童年的阴影,反而凸现出一股不服输的劲头,而他奶奶由于经历太多的沧桑,反而已经看开,也没有将哀伤过多地表现在鹰雪的面前,童年的记忆已经逐渐模糊,鹰雪的心中也没有留下太多的遗憾,这祖孙俩自得其乐,始终以一种乐观、豁达和积极的态度面对他所遭遇的一切。

现在艾启鹰雪也已经十六岁了,一米六五左右,嘴角边黄绒绒的细毛中,已经长有几根黑色的胡须,喉结也已显现出来,皮肤黄中透黑,农村的孩子早当家,由于长期农村劳作,有一身结实的肌肉,已初具男子汉的形象了。现正在乡里中学读初三,这期就要毕业了,这个孩子挺懂事的,成绩那是没得说的,向来都是全校前三名以内的,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因为家里拮据,所以他有几次都想不读书了,和现在所有农村的孩子一样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幻想和好奇,跃跃欲试,想到外面的世界去闯荡一番打工挣些钱,让日子过好一些,其实家里也确实供不起了,鹰雪长期都是拖欠学校的学费,不过学校的教师也都舍不得让鹰雪这样的优等生放弃学业,有好几次都是班主任到家里把他叫去上课的,因为其家庭条件实在是差,学校也多次减免他的学费。但是现在快读高中了,高中的学费不是他这样的家庭能够负担得起的,所以他几次都跟奶奶说起,不想念书了跟村里的人去外面打工,但是奶奶却怎么也不同意,每次祖孙俩说到这件事情的时候,总是以奶奶发怒了才结束,为了不惹奶奶生气,所以现在艾启鹰雪关于这件事情都不敢跟奶奶商量了。

又是一个星期五双休日,五月的天气已经有些初夏的味道了,为了省两块钱回家的车费,艾启鹰雪又从学校出来准备走回家去,刚出校门碰上了班上的同学胡小宇从外回来。这个小子仗着自己的老爹开煤窑发了财有两臭钱,平时学习更是吊儿拉当的,整天就跟着一群社会上的狐朋狗友混在一起,这当然得蛮着他的老爹了,否则他的皮早就给他老爹扒了下来。不过艾启鹰雪却不得不听他的招呼,因为这小子是鹰雪的经济支柱,也是鹰雪的长期饭票,每个月胡小宇都给艾启鹰雪一百伍拾元块,当然胡小宇所有的功课都归艾启鹰雪做,不仅如此,每次测试的时候还得帮他蒙混过关,他们之间属于老战友了,经过长期的合作,已经有一套自己的密码了,比如摸耳朵代表A或B什么的。因为这样他的成绩也排在班上前十几名,只是语文成绩差点了,因为作文分太重,怪不得这小子整天说什么想把语文老师暴扁一顿,都是语文成绩每次测试挂红灯惹的祸,为这所以才被他老爹提着耳朵训示。“否则我还姓胡吗?”这是胡小宇的名言。

“嗨!鹰雪哥,今天回家吗?快要毕业考了,你要加油呀,我能不能到一中读书就看你的了,工钱大大地有,但是千万别给我考砸了,否则我跟你没完。”胡小宇在二十米开外就开始叫了,别的同学见到胡小宇,大家都低着头走,他可是学校里的小霸王,得罪了他,那可是吃不了兜着走的。这是今年他跟艾启鹰雪说得最多的一句话。胡小宇的压力也挺重的,他知道自己今年如果升不了学的话,回去他老爹会怎么暴扁他,这小子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他的老爹的拳头,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想想他就有些发抖。

“知道了,您老就放宽心吧!咱俩谁跟谁呀!”出于应酬艾启鹰不得不正面回答他的话。

“嗯!行,够哥们!我不会亏待你的!”胡小宇像得到了保证一样,“这样我就放心了,那我就先走了,如果有人欺负你,就报我小宇哥的名号,谁敢我就扒了他的皮。嘿嘿!”看来这小子还挺仗义的。

“小宇哥,慢走!”真是个败家子,艾启鹰雪心里骂道。

“鹰雪,等等我呀!”一个悦耳的女声在身后响起。

冯水莲,艾启鹰雪心里想,回头一看果然是她,“我们一起走吧。”冯水莲的家在二龙山脚下的一个大村子的,“你为什么不坐车呢?”冯水莲问艾启鹰雪,“反正车也只到你们的村子,走到家里也是一样的。”鹰雪答道。冯水莲是班是的学习委员,人很能干,成绩也很好的。

“我们一起走吧。”冯水莲说道,“好吧,你怎么不坐车回去呢?”“你管那么多干啥,我喜欢行了吧!”冯水莲有些不高兴,我们的鹰雪先生只好不作声了,女人心呐!

由于刚才冯水莲有些不高兴,一路上两人并没多话说。“喂!你准备是上一中还是二中呢?”冯水莲问道。“

“随便吧,也许我直接就出去闯荡江湖了,你呢?准备上哪所高中呢?”艾启鹰雪无所谓地说道。

“我也不知道呀,我不是正在问你吗?你怎么反过来又问我了呢?你是男人呀,你拿主意呀!我跟你走怎么样呀?嘻嘻。”冯水莲又说道。“这……”艾启鹰雪有些不知所措,幸好冯水莲快到家了,“你到家了。”

“呆子!学校再说吧。”冯水莲不高兴地骂道。

“再见!”艾启鹰雪喃喃答道。碰到这样的女生,真是麻烦!

鹰雪辞别了冯水莲之后,就抽出一本英语书边看边往山上走去,这是他的经验,这条路已经走了八九年了,山路幽静,而且根本就没有人同行,所以说,边背书,边走路一举两得,这可是打发时间的最好方法。

“奶奶我回来了!”鹰雪还未进门就大声叫道,屋里并没有人回答,这是一家普通的农家住房,四间房,三间瓦房,还有一间茅草盖的灶房,是中间是堂屋,里面相当简陋,中间的墙壁上是一个神龛,已经被烟薰得漆黑,看来年头已经很长了,地上有一个鸡舍,看来平时是养鸡的地方,这一切鹰雪已经太熟悉了。

左边的门是虚掩着了,农家的门是从来不用锁的。鹰雪推开门到房里找了找,并没有找到奶奶,会上哪儿去了呢?难道是上山锄地去了还没回来吗?鹰雪把把书本往家里一放,拿着锄头就朝山上走去。

“刘伯挑水呀,让我来吧,您老歇会儿吧。”鹰雪扛站锄头正在上山的时候,路上碰到一老者,刘明全,他是村里的唯一一位上过高中的知识分子,那还是火红年代因为家庭成份好,所以就保送他上高中,现在是村里的村书记兼村长,人挺好的,对艾启鹰雪一家颇为照顾,乡里有什么救济之类的总是给他家留一份,而且他家里的各种书籍报纸之类的东西蛮多的,鹰雪经常到他家里去看书,也常常帮他做些挑水砍柴之类的力气活,用农村的话说:以工换工,两不亏欠。“好咧,唉!真是老了,刚挑两担水就累成这样了,不中用了!”刘伯放下水桶伤感地道。“咦!今天二郎洞里的水怎么是浑的呢?”见刘伯有些伤悲,鹰雪也不知道怎么劝,只好急忙把话岔开,“是呀!不知怎么回事!最近这二郎洞里的水是有些浑浊,也不知是怎么搞的,而且已经有好些日子了。”刘伯答道。

二郎洞是二龙山中的一个天然洞穴,这洞里阴河交错,钟乳倒悬,很是奇异。亦是村子里唯一的生活用水点,前几年因为乡里学外地搞什么旅游开放,所以也学习别人把二郎洞设为一个景点,但是就只有这样的一个洞,除了不知道有多深之外,也没有什么别的特色了,当然就没什么人光顾,所以根本就没有什么利益可言,投资者见是个亏本生意,于是也就撤走了。不过这洞里的水可是好水,清彻、甘甜。由于在这半山腰上,也无法打井,所以这口山洞泉水就成了村里人的生命之水,村里的近二百口人就全靠这二郎洞里的水才能生存下去。

“有空到刘伯这里来看看书,你可是咱们村唯一能考上高中的娃仔呀,快要升学考了吧,要加油呀!”刘明全帮鹰雪扛着锄头,二人边走边谈。

“知道了,刘伯我上山去找奶奶去了,她可能在锄地我得去接接她。再见了刘伯。”鹰雪将水送到刘明全的家里后,就急急忙忙地往山上冲去。

“好的,去吧。你小心点,别毛毛燥燥的!”刘明全见鹰雪急匆匆的样子,不禁在后面嘱咐道。

继续阅读

猜你喜欢

  • 魔门尊主
    魔门尊主 江晨睁开眼睛,只觉得全身火辣辣地疼痛。...

    丞心

  • 龙之咒
    龙之咒 这是一个很早的故事,也是一个埋没在英雄...

    潇湘鱼人

  • 神州异事
    神州异事 一场无人能解释的事故生,整个神州大地出...

    常葛寒

  • 异世妖传
    异世妖传 曙光渗进深林,少年在这山中已经迷失了二...

    雪溯翁

  • 元锡之路
    元锡之路 元锡大陆,一座妖魔众生,充满传奇色彩的...

    冰犬鼠

  • 妖刀神
    妖刀神 天地之间,存有一柄妖刀,名为七杀,刀中...

    核桃开光

  • 废柴修真之太古玄法
    废柴修真之太古玄法 永平侯府的八世孙江佑南是一个十三岁的少...

    木鱼念经

  • 新天帝传
    新天帝传 在这个充满诱惑的世界里,你能坚守的住自...

    飘雨小风

  • 天传
    天传 在年轮向前滚的时间里,他离远童年,单纯...

    mingzhe13

  • 神赐之刃
    神赐之刃 如果传说只是传说,便没有这个故事。 传...

    阿朱

更多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