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你暂时还没有浏览记录

「 先去追一部 」
书架

同步收藏,实时追更

你暂时还没有收藏记录

「 先去追一部 」
APP下载

江汉阅读APP

随时畅读小说漫画

往昔风月时

往昔风月时齐自怜 著

连载中 都市言情

17.4 万| 0次阅读| 0次收藏| 更新至:第76章 玉女纯情(19天前)

毕业未久的青年销售人员齐少华,无意中发现自己的前任同事交来的一本港口集货的假账,就此开始了自己的灾难人生…… 在未婚妻与厂长的合谋下,齐少华被“公款发遣”去了非洲某岛国,然后断其资金、阻其联络,意在逼其就范、交出手中的证物。偃蹇落魄之际,齐少华与同在异国的表嫂徐丽娜发生畸恋。初涉商场处处被动的齐少华屡屡受到以女性顾客为主的朋友群频频关照,朝夕相处时沦落天涯的孤男寡女难免日久生情。心存嫉妒的表嫂搅风搅雨、色欲迷心的表哥是非不分;齐少华浑身是嘴辩不清的莫须有之罪、到死合不拢的异国文化必然分道扬镳的交轨并毂的无尽尴尬…… 多角畸恋必将导致的情人间的离心离德、海外沉浮的芸芸众生在唯利是图的倾轧纷争里用尽机心、暴尸街头的表哥身后的惊人秘密、天姿国色的风流表嫂的隐秘身世、破镜重圆后的更大阴谋、置之死地而后快的险恶用心、共同构成了齐少华海外生涯的命运交响曲……

9.1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76章
简介
毕业未久的青年销售人员齐少华,无意中发现自己的前任同事交来的一本港口集货的假账,就此开始了自己的灾难人生…… 在未婚妻与厂长的合谋下,齐少华被“公款发遣”去了非洲某岛国,然后断其资金、阻其联络,意在逼其就范、交出手中的证物。偃蹇落魄之际,齐少华与同在异国的表嫂徐丽娜发生畸恋。初涉商场处处被动的齐少华屡屡受到以女性顾客为主的朋友群频频关照,朝夕相处时沦落天涯的孤男寡女难免日久生情。心存嫉妒的表嫂搅风搅雨、色欲迷心的表哥是非不分;齐少华浑身是嘴辩不清的莫须有之罪、到死合不拢的异国文化必然分道扬镳的交轨并毂的无尽尴尬…… 多角畸恋必将导致的情人间的离心离德、海外沉浮的芸芸众生在唯利是图的倾轧纷争里用尽机心、暴尸街头的表哥身后的惊人秘密、天姿国色的风流表嫂的隐秘身世、破镜重圆后的更大阴谋、置之死地而后快的险恶用心、共同构成了齐少华海外生涯的命运交响曲……
第1章 妖娆佳丽

飞机着陆之后,齐少华心里有说不出的失望:奶奶!别说坠毁在印度洋里,连劫机的破事儿都没运气遇上……

这是花国直通非洲马国的一架波音飞机,刚刚降落在这个濒临印度洋滨海城市机场。

找到自己的行李之后,齐少华东张西望地在人群里寻找着表嫂。尽管没见过面,但他能想象出表哥花了六个货柜的代价“娶”到的这位表嫂该是个什么德行。照理说,身价六个货柜的女人纵非佳人、也绝不会是丑八怪,除非这位荒唐透顶的表哥脑袋里又进了点水……

但是,拥挤在出口等人的众人里面没有找到符合他心目中标准的那么一个女人,也没有看见有人举着写着自己名字的纸牌,当他从出口走过来的时候,更没人主动招呼他,莫非……

表哥托故不来接他,已是让他心中不悦;难道连定好的由表嫂来接她一趟的人情都懒得做了吗?他们可是姑表兄弟啊……

齐少华走到出口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抽烟,决定再等一等看看。说不定城里堵车,晚来一会呢。

前来机场接客的人们都已经走了个七七八八,齐少华仍然没有看见自己想象中的表嫂,心里不耐烦起来。这一趟非洲之行本来心里就别扭重重,这一下更是心底里直冒凉气。他嘴里喃喃自语着站起身来,再一次向周围环顾。

一个身高马大的黑人,在出口处转来转去,东张西望,显然是在等人,这时径直冲着他走了过来,笑容可掬地冲着他问道:

“七烧花——匿是七烧花?”

徐少华呆了一呆,忽然明白了他的意思,忙不迭地冲他点头,却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他听表哥电话里说,马国的通用语言是马国本国语言和法语;自己虽然是英语四级的水平,却对法语一窍不通。只好试探着用英语问他是谁?是来接他的吗?

马国人伸手去提他的行李,一边用蹩脚的花国话向他说:

“你要的认,在拿歌汽车里灯匿……”一边伸手向停在前面不远的一辆乳白色越野汽车指着。齐少华连猜带想,算是弄明白了他的意思,也就不和他多说,让他提着自己的行李走在前面,自己跟了过去。

这是一辆超豪华丰田吉普,一身精工考究的乳白烤漆映日生辉,闪闪夺目。车内司机座旁边的客座被向后放倒,一个衣着新潮、长发过肩、浑身珠光宝气的青年女子正躺在车座上呼呼大睡,一双白嫩光洁的玉足高高跳起,搁在前面驾驶盘上面。齐少华不问而知,这位妖艳而放诞的女子,应该就是自己的表嫂。

马国男人走到车头前面,轻轻敲了敲挡风玻璃,又提起行李转到车后,打开后门安置行李。

车中的女子醒了过来,没有立即睁开眼睛,而是双手捧脸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露出猩红檀口中的两排碎玉般的牙齿,双手从脸上移开的同时,忽然睁眼看到了站在车头前面观察自己的齐少华,似是微微一愣,迅即打开车门跨出一条腿来,含笑向齐少华问道:

“你是……少华表弟吗?”

齐少华顿觉眼前一亮,觉得眼前的女子艳气逼人,是那种无论在什么场合、都能够显得出她鹤立鸡群的出类拔萃、毫不羞涩的夺人眼目的美艳。

齐少华禁不住心里转念道:怪不得精灵古怪的表哥遇到了命中克星——原来是这么一位绝色尤物……

当下不敢多看,只是微笑着冲她点点头,问道:“你就是表嫂了?”

女子一哈腰从车里钻了出来,上前和齐少华握手,嘴里一连声的道歉:

“哎呀表弟,真是对不起,我来得太早,等你等得太久,睡着了……你表哥不在,前天去了港口提货……我一宿没睡,陪一个马国部长打了一个通宵的牌……真是不好意思……表弟不生我的气吗?”说着话一边伸出自己一只纤纤玉手,将齐少华手里的小旅行包抢了过去,拉开车后门放到座上,自己先坐了上去。

齐少华顺手将车门为她关上,正准备坐到驾驶座旁边,却听见表嫂那亲切悦耳的声音又在招呼自己:

“过来少华,别坐在那儿——黑人身上都有一股难闻的气味,你受不了呢。”

齐少华不便拂她好意,顺从地坐到她身边。觉得车内异香馥郁,不知是车里的香味瓶里散发出来的,还是表嫂身上的香气。

“你表哥下午就会回来,中午我出来之前给她打过电话,事情已经办完了。刚才又打过去,没有信号,可能已经在路上了——马国到处是山,路上收不到信号呢……他说会急着赶回来的,晚上给你接风呢。”表嫂语调温柔,口气绵软,至亲之情溢于言表,让齐少华倍感温暖。旅途中积压在心里的厚重阴翳,已在渐渐消释。尽管他对这位艳气逼人的表嫂仍难消除陌生之感,但她明媚灿烂的笑容,的确让人如沐春风。

从机场到表哥家里,少说还有几十公里的路程。马国司机不紧不慢地驾驶着吉普,像是有意让齐少华浏览沿途风光。

继续阅读

猜你喜欢

更多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