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你暂时还没有浏览记录

「 先去追一部 」
书架

同步收藏,实时追更

你暂时还没有收藏记录

「 先去追一部 」
APP下载

江汉阅读APP

随时畅读小说漫画

正邪流韵

正邪流韵唐轻羽 著

连载中 新派武侠

42.9 万| 0次阅读| 0次收藏| 更新至:第146章  中计(11天前)

他是骆幽风。骆幽风是谁?不是大侠,不是财主,他只是一个小乞丐。他的梦想只是找个漂亮老婆过完一生,他胸有大痔,却是燕雀。燕雀安知鸿鹄之志?芙蓉镇外遇上了做错事被责罚出谷的师暮暄,惊为天人,一颦一笑皆是入神。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收拾行囊追去巫山,却不知已经无意间陷入了江湖,江湖就是一趟混水,谁进去了就别想再清清白白的出来。河图洛书,皇土经,四方动乱保家国。红颜过多自扰心,只有一心对红颜。

9.1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146章
简介
他是骆幽风。骆幽风是谁?不是大侠,不是财主,他只是一个小乞丐。他的梦想只是找个漂亮老婆过完一生,他胸有大痔,却是燕雀。燕雀安知鸿鹄之志?芙蓉镇外遇上了做错事被责罚出谷的师暮暄,惊为天人,一颦一笑皆是入神。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收拾行囊追去巫山,却不知已经无意间陷入了江湖,江湖就是一趟混水,谁进去了就别想再清清白白的出来。河图洛书,皇土经,四方动乱保家国。红颜过多自扰心,只有一心对红颜。
第1章  秋水寒潭几多愁

秋水寒潭几多愁,恨悠悠,几时休,何处惹尘埃。

这是一座无名的山,冷寂的只有落叶,但它却是很有名,实实在在,真真切切的有名,因为在这座无名的山里有一处极有名的山谷—“脱尘谷”。

你要是在路上问别人“脱尘谷”在哪,那么你一定会被人嘲笑。因为这个问题太幼稚了,但凡是活着的人都知道“脱尘谷”在巫山,但具体在巫山哪儿却是鲜有人知。因为巫山太大了,光有名的就有天下人熟知的“巫山十二峰”,那些无名的自不在话下了,而“脱尘谷”正是这沧海一粟,虽名震江湖,觅此者少之又少,可以说是没有了。

深秋的“脱尘谷”,碧绿的寒潭边静静的站立着两位绝色女子,一女素衣,一女绿裳,二女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不敢亵渎。但那冷傲灵动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又让人不能不魂牵蒙绕。

“风潇潇兮易水寒,大势一去兮不复还。”素衣女子眉锁哀愁,继而将目光投入那泓秋水,仿佛欲将它望穿了似的。

“那师傅你又何必避世呢?”绿裳少女甚是不解,剪水双眸凝忘着素衣女子,“凭师傅的武功和对武学之道的见解,逆转乾坤也不是不可能啊?”

素衣女子摇摇头,深邃的眼神飘向远方,继而说道:“名曰‘脱尘’,意为离尘,心既离尘,何需念尘,尘世纷杂,我地幽然,何必淈泥扬波,再卷纷争。”

“哼﹗‘脱尘谷’不过是你心中的一个借口罢了。”绿裳少女不满的嘟喃着,甚是不满。

“暮暄,听师傅的话,不要再去管那世间之乱。正亦邪,邪亦正,本来就不能说孰是孰非。”素衣女子已无心寒潭,提步往不远处的竹楼走去。

“脱尘谷”口,一位年轻的老人正在打扫着满地落叶,为什么说他年轻呢?因为他看起来精神矍铄的样子,他的头发只有微白,他的背依然挺直,最重要的是他扫地的动作一点也不迟缓,就仿佛你让他扫一天的地他也不会累似的。这么一个年轻的人站在你面前,你怎么能断定他是一个老人呢?是他的脸,他那张连布满了沟壑的脸,那是一张怎样沧桑的脸啊﹗他的脸就是艰辛的代名词。

不远处,一个黑点急速移向谷口。老人狐疑的望了望,却继续手中的工作,但动作显然慢了很多,他在思考。是的,任谁到“脱尘谷”,都是一件值得怀疑的事。终于,来人已在两丈之外。细看,是一年轻后生,少年剑眉星目,气宇不凡。此刻的他显得有些慌乱,他的衣服也显得有些凌乱,老人略一思忖,大喊一声:“闲人止步。”说完这四个字后,老人不再言语,低下头继续机械地清扫着无尽的落叶,仿佛他的话就是圣旨似的。

少年竟莫名的心头一震,望了望左侧的石碑,也有了些许犹豫。是的,“脱尘谷”是不可逾越的,它代表着武林第一人欧阳暮雪,那不仅仅是一个名字,更是一个神话,一个存在于正邪间不可忽视的神话。虽然在少年的身旁只是一块石碑,石碑上只是三个字,而那三个字更是所有读书人都会写的字,但其中的威严却是无人能及的。蓦地,一阵笑声自远处传来,每笑一声,来人便接近丈许,甚是飞速,那笑声显然出自一个女人,那笑声如空谷幽兰沁人筋骨,又如悠悠白云惹人深思,更似九幽地狱,妩媚却满腹杀气。这样的笑声究竟出自怎样的一个女人呢?

少年似乎有些许震撼,,他的肩微微抖了抖,但那绝不是害怕,而是愤怒,一种恨到极致的愤怒,一种无可奈何的愤怒,一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愤怒。但他还是转过了身,他的双眼镇定却又愤怒的瞪着不远处的少女。难道那笑声竟发自她?

这是一个怎样的少女啊﹗瓠犀发皓齿,双蛾颦翠眉。红脸如开莲,素肤若凝脂。但她满身的妖娆之态不得不让人厌恶。

一俊美少年,一绝色少女,此刻就这么静静的对立着。老人却依旧如故,但扫落叶的动作显然慢了很多,他在观察,即使他的头没抬起,他的眼睛没有朝前看,但他却真真切切的在观战,用他的耳朵,用他的心,用他一切可以观察的东西。

“小子,追了这些天总算追到你了。”少女用她那强装老成的声音继续说道:“你是自己束手就擒还是让本座亲自动手呢?”

少年大气凛然的怒喝:“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听的笑话,少女一阵花枝乱颤,妩媚的笑声不绝如缕,好久好久,少女才理了理有些杂乱的长发,用戏谑的眼神盯着少年:“好一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好一个大气凛然,也不称称自己的斤两,你师傅天都老儿兴许能在本座面前如此,就你,哼。”少女冷哼数声后,纤手绽若莲花,再不多言,攻向少年。少年体内“凌云真气”极速运转,他知道此一战几无胜算,是以丝毫不敢怠慢,全身劲力集于右掌,一团紫光若影若现。少女却是淡然至极,纤手一翻,真气盖住少年周身大穴,少年孤注一掷,右手一掌击向少女。也不见如何动作,少年只觉督脉人中穴一阵刺痛,随后一阵头昏眼花,待得恢复时,少年已动荡不得,不禁怒视少女。

“小子,省省吧,你已被我的‘情之刺’封住了大穴。”少女浑然不顾少年凶狠的目光,一脸胜利的微笑。直到现在她才有心思看向老人。老人仿佛能看穿她的心事似的,他的头依旧低着,他的手依旧不紧不慢的扫动着,他的嘴却再次张开:“我只是空气,你走吧,不要扰了这里的清静。”

少女不屑地说道:“老头,别跟本座弄玄机,你既然撞破了本座的事,本座岂可饶过你。”其实少女并非鲁莽之辈,她是看这四周并无人烟,只有老头一人,才起了灭口之心,谅他一个扫地老头也厉害不到哪去,她亦欲速战速决,毕竟,“脱尘谷”是不可轻视的,它是江湖上的一个传说。

说干就干,少女十指微张,十根“情之刺”以风雷之势飞向老头身上十处大穴。老头终于抬头,面对着这可怕的一击,他的眼中不是惊恐,取而代之的是赞赏,一种对少女的赞赏,当然,老头并不是一个傻子,他不会因为赞赏少女,就不动,他的手已微微抬起,看势,竟是以手中的扫帚为武器。

在这间不容发之际,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一袭素衣安然而立,没错,就是她,武林第一人欧阳暮雪,她仿佛自始自终就站立在这,因为谁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来的,更不知道她是怎么来的,而当他们看到欧阳暮雪的时候,就是她站在眼前的时候。

看到了欧阳暮雪,老人的手又重新的轻松了,他缓缓的走回谷去,因为他知道,他已不必要站在那,因为欧阳暮雪来了,至今为止,他还不相信没有欧阳暮雪对付不了的人,强大如“魔灭门”的门主步瞿,那位自称邪道第一高手的男人,在太湖之上与欧阳暮雪大战一天一夜后,亦是败北离去,所以,今天的事也是不问可知。

少女静静地望着眼前的女子,她已知道对手便是欧阳暮雪,那个武林第一人欧阳暮雪,但她并没有惊慌,反而更镇定了,少女淡淡地问道:“你真的是欧阳暮雪?”欧阳暮雪点点头,盯着眼前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女,不禁想起了年轻时的自己,不自觉一声长叹。

少女眉头一蹙,毫无征兆的数十枚“情之刺”席卷而至,无一不是攻向欧阳暮雪周身大穴,这种速度,再加上少女绝妙的手法,这一击一定是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的一击,在这茫茫江湖中,能从容避过这一击的人一定不多。但她似乎忘了,她的对手是欧阳暮雪,她是神的化身,她简直无懈可击。

忽然,一声闷哼发出。没错,声音发自少年。此刻在他的身旁正静立一人,不是欧阳暮雪又是谁呢?少女满脸惊讶,那种惊讶是恐惧,但更多的是钦佩,是对敌人的一种钦佩。

继续阅读

猜你喜欢

  • 奇剑绝刀
    奇剑绝刀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

    雨夜伤

  • 独孤七诀
    独孤七诀 司马雨初次下山即遇恶人,当下打抱不平。...

    长春

  • 新武侠之霸绝天下
    新武侠之霸绝天下 司马雨初次下山即遇恶人,当下打抱不平。...

    沙雕

  • 破魔刀
    破魔刀 “大环刀法,重意重气,大开大合,力敌万...

    贪吃的鱼

  • 狂妄少年的现代旅
    狂妄少年的现代旅 鲜血已经侵透了他后背的衣襟,再加上长时...

    南风习习

  • 刀剑啸星辰
    刀剑啸星辰 挟泰山以超北海,证刀剑于武道巅 重生异...

    醉眠枫林

  • 绝世天骄之剑狂
    绝世天骄之剑狂 一个是山里来的小虾米,跟随着不靠谱的师...

    菲咖啡

  • 星辰侠盗传
    星辰侠盗传 秋风瑟瑟,月黑风高。 偌大、威严的徐家...

    新波

  • 神秘的影人
    神秘的影人 黄昏像金,残阳似血,冷风如刀。 齐齐鸣...

    无影

  • 玄学之始
    玄学之始 陈离风在刚刚遇见自己的师父的时候,不过...

    河智苑

更多作品